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辦案故事 >正文

政治掮客的真實面目

蘇洪波案警示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日期:2020-05-06 08:46:52    

“交往當中,秦光榮叫我的名字,洪波這樣子。白恩培叫蘇總,曹建方也是叫蘇總……”

“秦光榮對我那么客氣那么尊重,白恩培對我那么客氣那么尊重,旁邊坐著吃飯的人感覺就不一樣了……”

蘇洪波,一個普通的商人,為何與兩任云南省委書記那么親近?他有何種能力,竟讓云南一些領導干部以能攀上他為榮,以能進入他的圈子而覺得有面子?這個給云南干部工作造成巨大沖擊,嚴重污染和破壞了云南政治生態的政治掮客,到底有什么來頭?

他把自己包裝成手眼通天、無所不能的人物

蘇洪波刻意營造自己來頭大、靠山硬、關系廣等身份背景,抓住白恩培、秦光榮不軌之念、不軌之思,故布迷陣,在兩任省委書記在任期間左右逢源,被白恩培、秦光榮奉為座上賓。

2019年9月26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了秦光榮被開除黨籍的消息?!皣乐仄茐狞h的組織路線,扭曲用人導向”“毫無紀法意識,與不法私營企業主沆瀣一氣,肆無忌憚聚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在職務晉升、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利,并非法收受財物,對任職地區的政治生態造成嚴重破壞,對黨的事業和形象造成嚴重危害”等行為是秦光榮嚴重違紀行為中的重要內容。

秦光榮擔任云南省委書記后,不僅沒有肅清白恩培的惡劣影響,反而換個形式滋長“山頭主義”和幫派現象,變著法子違背黨的組織路線、形成自己的小圈子,導致云南政治生態中正氣不彰、歪風橫行,污染不斷擴散。而其中推波助瀾者,就是被秦光榮親切稱呼為“洪波”的蘇洪波。

蘇洪波,男,漢族,曾在云南省計劃委員會培訓中心工作。

“1989年,我到云南省計劃委員會培訓中心工作,任接待科科長。我在省計委培訓中心那個地方,認識曹建方(云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已被查處),很多領導干部,都是在這個地方認識的?!碧K洪波說。后來,他下海經商。

蘇洪波說:“我沒有什么背景,我所有這些東西,我應該這樣說,我可能從頭到尾,算取巧比較多了?!?/p>

蘇洪波說自己取了巧,是什么巧呢?一個商人,怎么就能取得白恩培、秦光榮的信任呢?

原來,2003年全國兩會期間,白恩培邀請某領導吃飯,巧遇蘇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飯的一群人,其中不乏領導干部。為湊熱鬧兩桌客人合成了一桌。當天,白恩培通過這次吃飯認識了一些領導干部。

也是通過這次吃飯,白恩培認為蘇洪波在北京關系廣、有人脈,手眼通天,能幫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與蘇洪波的關系。兩人交往漸密,以至于蘇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請他到家中吃飯聊天。

“我每次到昆明來,白(恩培)都會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領導,8點鐘,他老婆都會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誰,8點鐘都會回來陪我喝點酒,聊聊天?!碧K洪波說。

“2005年的時候他(蘇洪波)又回到云南,當時給我的感覺就是他方方面面發展得不錯,在北京人脈關系也有,當時覺得他跟白恩培,但是不知道他和秦關系有多密切,后來才知道?!痹颇鲜∥N?、秘書長曹建方說。

“秦光榮,我從來沒有主動打電話給他說書記或者省長我們吃頓飯,沒有這樣過。吃飯都是他主動安排的。他讓曹建方安排我吃飯,我來了,他都要來陪我散散步,每天都陪我散散步?!碧K洪波說。

無利不起早。兩任省委書記對蘇洪波“關愛有加”是有其目的的。無非是看中蘇洪波所謂的“來頭”和關系,為自己搭天線、攀高枝,為政治上的更高追求謀求捷徑和便利。

精明的蘇洪波馬上意識到了自己身上所謂的光環能帶來什么。為了取信于云南干部,蘇洪波奔走于北京和云南兩地,刻意營造自己來頭大、靠山硬、關系廣等身份背景,把自己包裝成手眼通天、法力無邊、無所不能的人物,一副神龍見首不見尾、神神秘秘的樣子。他借勢而上,抓住白恩培、秦光榮不軌之念、不軌之思,故布迷陣,在兩任省委書記在任期間左右逢源,被奉為座上賓。

“看不清楚他,感覺派頭很大,氣勢很大,那種高高在上,有那種感覺?!币晃慌c蘇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稱。

“蘇洪波這個人很精明,他情商高,很會察言觀色,善交際,會忽悠?!鞭k案人員表示,蘇洪波“會來事”,積累了一定的人脈,熟悉體制內的運作規律,深諳所謂官場“潛規則”,這成為他日后在云南官場呼風喚雨的重要資本。

一些“精神缺鈣”的干部把他奉為能人,刻意攀附

蘇洪波一靠“計謀”圈住高級干部,二靠高級干部為其站臺撐面子,三靠高級干部的所謂青睞吸引其他干部靠近他,四靠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其最終目的就是四個字:獲取利益。

當然,靠碰巧是不長久的。蘇洪波并不傻,他處心積慮要釋放信號、做點“事情”給云南的干部看看,不斷加深別人對其“來頭大、靠山硬、關系廣”的印象。

“那次,在外面吃飯,吃著吃著不高興了,我拍著桌子就走。后來很多人跟我說,當時很多省里人都在,就傳得很廣,說這個人省委書記的飯局他都敢拍著桌子就走。所以有一幫人,就愿意和我打交道了,那么自己也很喜歡這種感覺?!碧K洪波說。

其實是很簡單的套路和把戲,但恰恰擊中了一些黨員干部的“軟肋”。蘇洪波利用所謂的官場“潛規則”,讓一些“精神缺鈣”的干部把他奉為“能人”,刻意攀附,唯恐不識。

“自然也希望通過他和省領導熟悉,通過和領導的熟悉,是為自己的工作環境創造條件。當然也希望通過這個方式,得到領導的認可。事實上這也是一種圈子文化,一種依附的現象?!币晃慌c蘇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說。

漸漸地,蘇洪波在與一些云南干部打交道、一起吃吃喝喝中,就以“代言人”自居,甚至與一些省級干部吃飯時,都當仁不讓地坐在主位上。一些廳級領導干部對其畢恭畢敬,生怕得罪。

“我也有意識無意識地把一些東西跟他們說一說,他們就覺得我不一樣。后來覺得這個東西對我還是挺有用的。曹建方有些什么事情,還讓我去跟這些人說。這樣假如我要做些什么事情,我要辦個什么事情,非常方便?!碧K洪波說。

“其實他就說那東西,感覺派頭很大,口氣很大,但是不會說得很具體。曹建方稱他為首長,畢恭畢敬?!迸c蘇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說。

說話說半句,故作神秘,稱謂有講究,不說職務說“首長”,蘇洪波包裝自己的手段可謂煞費苦心,收到的效果也很明顯,很多干部就被他給忽悠住了。

“蘇洪波用這種神秘感,來營造一種大家要攀附他,要通過他搭梯子進圈子的一種目的。他是想,你們最后都要歸順到我這里,要聽我擺布,要受我使用?!迸c蘇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反思說。

另一名與蘇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在檢查材料中如實陳述了當時的心態:我與蘇洪波交往,參與蘇洪波張羅的秦光榮的交往活動,是想通過他結交討好秦光榮,通過進“圈子”搞人身依附。

“蘇洪波一靠計謀圈住高級干部,二靠高級干部為其站臺撐面子,三靠高級干部的所謂青睞吸引其他干部靠近他,四靠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其最終目的就是四個字:獲取利益?!鞭k案人員說,“仔細想想,其實很匪夷所思。一個普普通通的商人,稍使手段,一些干部就失去了基本的立場和政治鑒別力,把黨性、把原則放到一邊,去依附、相信一個商人?!?/p>

頤指氣使,嚴重破壞政治生態

正常的晉升之路被秦光榮、曹建方、蘇洪波等人破壞,正道被堵,邪路大開,埋頭苦干的“老黃?!钡貌坏教岚沃赜?,善于投機攀附的人卻平步青云,用人導向被嚴重扭曲。

秦光榮擔任省委書記后,對蘇洪波既忌憚畏懼又討好拉攏,在選用干部時,秦光榮主動向蘇洪波表示:“你有什么合適的人可以推薦過來”“要換屆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說”。

只要是蘇洪波向秦光榮推薦的干部,秦光榮都予以關照或重用。云南省原國土資源廳廳長林耘埜就是通過搭上蘇洪波的關系,一步步走上了副廳級、正廳級領導崗位。

“秦光榮當省長,我把林耘埜跟秦光榮做了引薦。后來林耘埜給我打電話,他講蘇總,謝謝你啊,領導已經跟他說了,他當廳長了?!碧K洪波說。

堂堂的廳長職位,居然被蘇洪波這樣一個政治掮客搞定了,令人不寒而栗,所造成的影響可想而知。

“我弄這個小圈子,肯定我有我的想法,可能今后我有什么事情要找人家,方便一些?!碧K洪波說,“你要說我不享受這個圈子,也是假話,我也享受這種感覺,享受這種感覺到后來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p>

蘇洪波對云南政治生態造成嚴重破壞,其根本是不同利益者的“相互關系”。蘇洪波“謀財”,白恩培、秦光榮之流謀求政治資本和自身利益,與蘇洪波形成所謂“共鳴”。一些云南干部為了攀高枝、乘風而上,必然會走入蘇洪波的“圈子”。這樣,一個“怪圈”就形成了,各懷鬼胎,各取利益?!吧洗?、搭橋”,多方利益交織在了一起。

“我跟秦光榮我就明說了,我說,領導希望你能跟我去站下臺,昆明市我打交道比較少,你能不能跟我撐撐面子。他說,可以啊,去?!碧K洪波說。

蘇洪波通過秦光榮等打招呼,違規獲取工程建設項目;向重點資源領域等推薦、安插干部,獲取這些領域的工程建設項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額經濟利益,例如,僅環湖南路等工程,蘇洪波就獲利1.3億元。

蘇洪波充當云南“地下組織部長”這些年,對云南干部影響非常大。他通過充當政治掮客,撈取政治資本,獲取一些云南干部的信任,把政治資本和政治外衣轉化為攫取經濟利益的資本,進而把手伸向經濟領域,而一些云南干部則成為他獲取利益的棋子、工具。

秦光榮在其懺悔錄中,承認了自己違背黨的組織路線,拿組織原則作交易,導致選人用人不良風氣盛行的惡果,承認了自己想通過蘇洪波攀高枝,謀取更高職位的愿望。他在懺悔錄中寫道:作為省委書記,我的這些行為,助長了云南個別干部找靠山、“接天線”、走捷徑的心理。這種風氣蔓延開來,也給云南一些政治騙子、政治掮客創造了生存空間。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蘇洪波……我擔任省委書記后,不僅沒有處理他,反而看重他所謂的關系背景,對其既討好拉攏又忌憚畏懼,在一些干部問題上也聽從他的意見,姑息縱容蘇洪波繼續狐假虎威,助長了蘇洪波的囂張氣焰和狂妄行為。

蘇洪波看上了秦光榮的“權重”,從而利用這一層關系,一到有干部調整時,蘇洪波就到秦家游說,向秦光榮推薦干部。

秦光榮等在干部的使用上,就成了“唯圈”論,圈子里的人,如曹建方、蔣兆崗、萬仁禮等,給予提拔重用;“唯利”論,唯利是圖。秦光榮赤裸裸地拿組織原則做交易、送人情,導致云南一些地方和部門政商勾結,利益集團坐大,不法商人成為其中的主角和紐帶,對政治生態造成嚴重破壞。

蘇洪波善于鉆營和投機,善于察言觀色,善交際,會忽悠,是典型的政治投機倒把者。一些云南干部就千方百計地通過蘇洪波這個“橋”,渡到秦光榮的“岸”,最后,秦光榮、曹建方等人與蘇洪波互相勾結、相互利用、各取所需。

正常的晉升之路被秦光榮、曹建方、蘇洪波等人破壞,正道被堵,邪路大開,埋頭苦干的“老黃?!钡貌坏教岚沃赜?,善于投機攀附的人卻平步青云,用人導向被嚴重扭曲,起到了極壞的示范效應。蘇洪波的所作所為嚴重破壞了云南的政治生態。

“以我自己的經歷和蘇洪波的交往,我覺得任何一個領導干部都是要自己靠自己的本事努力去干!這樣得到了,你也能夠踏踏實實的,也能夠睡到安穩的覺,一旦你進入圈子,從現在來看這個感覺自己是占了便宜,但是從長遠說,隨著我們國家的治理越來越法治化,越來越規范了,可能最后得不償失,失去的會更多?!绷衷艌笐曰谡f。

“教訓是非常深刻的,對組織,對用人,帶來了很不好的影響。我也非常慚愧,特別是自己生在這個地方長在這個地方。對干部的推薦使用出現了這些問題,確實是對不起組織,對不起云南?!辈芙ǚ綉曰谡f。

“秦光榮、曹建方等與蘇洪波沆瀣一氣,他們的所作所為違背黨的組織路線,扭曲了用人導向,違規選拔任用干部,助長了云南干部隊伍中搭天線、找靠山、走捷徑的歪風邪氣,對政治生態造成了嚴重破壞?!鞭k案人員表示。

當前,按照云南省委十屆八次全會的安排部署,一場汲取秦光榮案深刻教訓專題民主生活會以及“肅流毒、除影響、清源頭、樹正氣”專項整治活動正在全省展開。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超图软件股票行情